>



翻译公司
   
  关于我们
  翻译实力

 


 

 

 

 

 

 

 

 

 

 

 

 

 

 

 

 

 

 

首页 > 关于成都博雅翻译 > 行业新闻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他用27年翻译《红楼梦》(图)
2005年7月2日 成都译网-成都翻译网-成都翻译公司 浏览选项:   出处:

李治华老人与夫人雅歌近照

环球时报报道,多年前,当听说《红楼梦》已被译成法文时,记者就记下了李治华这个名字,并打心眼里敬佩这位翻译家。来巴黎工作以后,有幸认识了这位儒雅的老人。李治华个子不算高,满头银发,虽说年近九旬,但身体硬朗,精神饱满。老人离开中国已经68年了,但一开口还是地道的北京话。当记者提出要为《环球时报》的读者采访他时,老人满口答应。就这样,记者找到了李老在里昂的家,听他用平平淡淡的口气讲述自己的故事。 

  27年圆一梦 

  二战之后,欧洲大陆文化逐渐复苏,大批文学类杂志相继创刊,为李治华提供了发表译作的平台。李治华一鼓作气地翻译了《庄子》、《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中山狼传》、《布袋和尚忍字记》等一批中国古典名作及鲁迅的《故事新编》。杂志社认为,他们发现了一位天才。一时间,李治华的译作供不应求。接着,法国一家修道院根据李治华翻译的《布袋和尚忍字记》,排演出同名戏剧,上演后备受欢迎。世界各地的法语读者由此得知,在遥远的中国,竟有如此优秀而辉煌的文学成就。 

  195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出了一个计划,即出版一套《东方知识丛书》(又名《世界文学名著》)。当时,李治华刚刚翻译出版了《忍字记及其他元杂剧》(内含3篇元曲:《布袋和尚忍字记》、《看钱奴》和《东堂老劝破家子弟》)。一位名叫艾强卜勒的法国比较文学教授问李治华打算翻译什么,李治华立即回答《红楼梦》。因为他从小就喜爱中国古典小说,对《红楼梦》更是情有独钟。艾强卜勒非常赞赏,不过他还是提醒说这是一部巨著,需要很多时间。也许艾强卜勒当时也没料到,这“很多时间”竟是27年! 

  之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一个原因是李治华不是专职翻译,他的本职工作是教员(当时在巴黎东方语言学院任教),只能一边教书,一边用业余时间搞翻译。另一个原因是《红楼梦》实在难译。李老说:“译《红楼梦》要比译别的作品困难得多。我也查了很多资料,但有时自己也查不到,没办法就写信请国内专家帮我解决。俞平伯、启功都很客气,给我提供了帮助。那时因为中法还没建交,我的信是请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文化参赞转寄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这套丛书的翻译要求很严,规定除译者外,还必须另有专家担任校对。正巧,李治华早年在北京中法大学读书时的老师安德烈·铎尔孟1954年回到法国。铎尔孟在清朝末年就去了中国,在中国生活了48年。他与李石曾、蔡元培等人一起创办了中法大学,并在中法大学开设法国古典戏剧、法国诗歌和汉译法等课程。李治华说,我现在还记得他教我们怎样译陶渊明的诗,这门课对我们的学习很有帮助。铎尔孟是“中国通”,对《红楼梦》也很有兴趣,他答应当校对,李治华就开始翻译了。他译出初稿后,夫人雅歌帮助修改、打字,然后再送给铎尔孟润色。李治华说,每星期二下午我没有课,就把新的译稿送给铎尔孟,同时把铎尔孟改好的稿子取回来。每年暑假时,我去他那里住三四个星期,我们一起讨论、切磋一些问题。就这样,用了10年时间才翻完初稿。 

  为什么又过了17年法文版的《红楼梦》才面世呢?李老说,翻译这部书不是那么简单的,译出初稿以后还有很多花工夫的事。例如印刷厂的样子出来后,要自己校对,上面的错误很多,光校改就用了18个月!另外还要写序言、作注解等。法文版《红楼梦》的序言有60多页,简直就是一篇完整的红学论文。注解有90多页。另外还有400多个人物的姓名对照表、100多个地名表等等。1965年铎尔孟去世,李老的夫人雅歌接任校对工作。1981年,法文版《红楼梦》终于出版了。此事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不仅法国,连比利时和瑞士等国的媒体也纷纷予以报道。法文版《红楼梦》一面世就成了畅销书,第一次印了1.5万册,很快卖光;第二次印了8000册,还不行;第三版印了6000册,后来又印了第四次。李治华动手译《红楼梦》时39岁,到66岁时这部书才出版。虽然用了27年,但他觉得很值,终于圆了自己一个梦。 

  5岁就识5000字 

  李治华1915年出生于北京,自幼聪颖,5岁时已识5000个汉字。9岁上学后接连跳级,13岁小学毕业投考北师大附中,被“特别班”录取。李治华觉得“特别班”这个名称有点刺耳,尤其学费又比普通班贵,想到家里经济不宽裕,他心里很犹豫。正巧,他看榜时发现了西山中学的招生布告,说西山中学是中法大学的附属中学,将来可以直升中法大学,以后还有留法的希望。就这样,李治华选择了西山中学。 

  初中时,李治华非常迷恋小说,并因此招致严厉批评。有一次,校长兼数学老师在班上大声说:“李尚忠(李治华原名),你放着数学题不做,整天躺在被窝里看小说,你要是数学再不及格,不论你中文和法文多么好,我也不让你毕业!”这个警告对李治华触动很大。高中毕业后,李治华又升入中法大学文科学院,即伏尔泰学院的法国文学系。1937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被保送到法国留学。此后,李治华就同法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携手走过60多年 

  李治华的夫人名叫雅克琳·阿蕾扎艺思,今年87岁,身体还硬朗。我在采访时,她就去厨房为我们泡茶。这对夫妇原本是同窗。1939年,在一堂法国文学课上,老师对全班同学说,你们班上有两位中国同学,谁愿意帮助他们?阿蕾扎艺思举起了手。当时,正好阿蕾扎艺思开始学中文,她和李治华便结成了互帮互学的对子。慢慢地,他们滋生了感情。1942年阿蕾扎艺思从里昂大学毕业后,又考进巴黎师范大学。1943年,她完成硕士论文,并考取法国大中学教师资格。10月,李治华同阿蕾扎艺思结婚。婚后,李老借《诗经》里的字句为妻子取中文名“雅歌”。李治华夫妇育有2男2女,子女都各有所成。如今,他们已携手走过60多年。 

  谈到他的老伴,李老笑着说,我们都喜欢工作。译书都是我们两个人合作,我翻译完了,她再修改。另外,我们有4个孩子,家里事情本来就很多,加上我的工作始终在巴黎,所以够她辛苦的了。寥寥几句,却饱含着疼惜之情。 

  本来里昂大学也有中文系,教师是法国人。那位先生知道自己中文水平不高,所以不让学校聘请中国人助教,因为他害怕自己的饭碗会受到威胁。李治华在里昂找不到工作,只有去巴黎。而雅歌从六七岁起就定居里昂,她又不愿意去巴黎。这样,李治华只好往返两地。李治华在法国教了一辈子中文,几十年来,总是每周前3天在巴黎,后4天回里昂。同时,他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翻译工作,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为为中法文化交流做出重大贡献的大翻译家。 

  只想尽自己所能 

  李老一生勤勤恳恳,为人处事很低调。退休以后,他继续从事汉译法工作。1985年,他回国进行过一次讲学。2002年,中国文学馆收藏了他翻译的《红楼梦》手稿,他又回国进行过一次讲学。前几年,他还与一位法国女翻译家合作翻译了艾青的诗集,非常受欢迎,出版后立即售完。由于到今年9月1日他就满90周岁了,所以小的事情他还做一些,大部头的不敢动了。 

  问他想对《环球时报》的读者说点什么,他说:我是中法大学培养出来的。中法大学创办人李石曾一生在中法教育和文化交流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我想继续他的事业。我是学文学的,我只想尽自己所能,把中国文学最重要的作品介绍给法国读者,希望通过文化上的交流,使中法人民互相了解。这个事情很重要,希望世界各国人民越来越相互了解,相互了解就不会有隔膜。 
[/align][align=center][/align][align=center]
 (本文已被浏览 2185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