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译公司
   
  关于我们
  翻译实力

 


 

 

 

 

 

 

 

 

 

 

 

 

 

 

 

 

 

 

首页 > 关于成都博雅翻译 > 行业新闻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武科大八旬退休教授——齐震寰:我在飞虎队做翻译
2005年9月20日 成都译网-成都翻译网-成都翻译公司 浏览选项:   出处:武汉晨报

 
齐教授讲述当年情景。记者程亚摄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飞虎队”美国老兵经常在电视节目中出现。每当这时,武科大退休教授齐震寰就陷入了对“飞虎队”战友的思念之中,战争的场景又在他的脑中浮现…… 

    1945年,不到20岁的齐震寰投笔从戎,成为飞虎队翻译,协助美军教官培训抗日突击队员。抗战胜利后,齐转任教职,在武科大从教30余年后退休。 

    昨日,齐震寰老人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 

    弱冠之年,投笔从戎赴国难 

    1945年初,齐老正在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前身,为民国时期我国最高学府)理论物理系读大二,由于战争的原因,学校由南京搬迁至重庆。齐老回忆说,战事紧张时,学校基本处于停课状态,而他上大学后就与家乡长沙失去了联系。 

    日寇猖獗,学子中涌现出一股从军潮,齐震寰和一批同学也深受感召挺身赴国难。他本来想报考空军,但因视力受限而未被录取。正好国民政府招募翻译人员,经过层层考试,他成为了一名翻译。 

    1945年3月,经过一个月的培训后,齐震寰被派到云南宜良,随后进入昆明巫家坝机场,正式加入飞虎队,参与培训中国第一批空降兵突击队,并随时准备敌后突击。 

    飞虎队翻译,与陈香梅成同行 

    齐老介绍,他们的身份并不是军官,而是由国民政府外事局颁发三级翻译官证书。翻译服务对象开始并不固定,他曾给多个部门教官做翻译,后来则主要负责为飞虎队第12分队做翻译。 

    齐老回忆,当时翻译由于人数较少而集体住一处,美国教官和突击队员则分住两处。一旦需要,美国教官就会前来挑选翻译,翻译实行流水作业,服务的对象包括将军和普通军官。 

    翻译官与美国教官的服装有区别,翻译官戴黑帽,着黑裤。当初和齐震寰一起培训的一位大学同学,后被选入远征军。日本狙击兵就瞄准这种装束的人开枪,以阻断远征军中的指挥沟通。最后,那位同学牺牲在战场。讲到这里,齐震寰摸着胸口,眼角也湿润了。 

    齐老告诉记者,他没有见过陈纳德将军,但时常听到他的消息。陈纳德将军有专门翻译,就是陈香梅女士。那时,陈香梅女士是翻译官里的焦点人物,也是他们一批年轻人谈论的对象之一。 

    火线突击,学会使用各种武器 

    突击队员学习内容主要是美军的作战方式、空降作战技术及各种武器的使用。 

    美国教官给突击队员讲解武器前,齐震寰都要事先学习,以便更准确地给战士们翻译。齐老说,部队的每一样武器,他都不知道试了多少遍。 

    他所在第12分队的编制相当于一个连,约有130余人,但火力配备相当充足,为营级装备,卡宾枪、迫击炮、冲锋枪、狙击步枪、轻重机枪等一应俱全。队内有8名美军教官,但只有2名翻译。作业时,先由美军军官做武器使用示范,随后进行讲解,通过翻译传达给突击队员。 

    讲到这里,齐老将双手抬起,作卡宾枪射击状,嘴里还发出“哒哒”的声音。他说,卡宾枪是当时比较先进的武器,“很好用的。” 

    刚要上战场,日本投降了 

    虽然是一名翻译,齐震寰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和空降突击队一起深入到敌人后方。突击队是按训练批次投入战场,一次驻地忽然戒严,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齐震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3天后,他才知道是编号为8、9、10的3个分队参加战斗去了。想着下次任务就可能轮到自己所在的12分队,齐震寰心里异常激动。但不久之后,日本就宣布投降了。 

    京戏票友,退休生活很安宁 

    1953年,齐震寰进入武汉钢铁学校(武汉科技大学前身),成为一名物理老师,一直到1990年退休。 

    齐老喜欢京戏,常去学校老干部活动中心唱戏,每周两次。曾与齐老做过邻居的武科大的刘老师介绍,齐老的二胡和京胡也拉得有板有眼。 
 (本文已被浏览 2928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