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译公司
   
  关于我们
  翻译实力

 


 

 

 

 

 

 

 

 

 

 

 

 

 

 

 

 

 

 

首页 > 关于成都博雅翻译 > 行业新闻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赵启正有三“怕”:被问倒 角色摆错 词汇难翻译
2009年3月1日 成都译网-成都翻译网-成都翻译公司 浏览选项:   出处:

2月27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 中新社发 杜洋 摄
 

    2月27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全国政协会议并无邀请台籍人士列席会议的计划。 中新社发 杜洋 摄

<

  中新社北京三月一日电 题:赵启正有三“怕”

  中新社记者 徐长安

  赵启正最近档期很满,约他采访相当困难。这位“老新闻”正在紧张准备应对新挑战。

  曾经是“中国政府的公关总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掌门人,而后担纲高等学府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可谓身经百战。而今他又受命出任中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不过,尽管是沙场老将,但这一次转战到政协舞台,“老新闻”还是遇到了一些新问题。

  最怕记者问的事我不知道

  “昨天我碰到李肇星,他拿着一摞资料给我看,里面的问题细极了,比我这一摞还厚。”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赵启正指着桌上厚厚的资料说。实际上,为了备战今年“两会”,他自己也下了一番功夫。

  “每天都要学习。”赵启正说,当好发言人要做到“内知国情、外知世界”。

  “‘内知国情’是第一。国情包括很多,除了一般性的了解,自己所负责的领域则应该知道的特别多。如果是卫生部的发言人,应该知道中国的医疗政策、卫生事业的发展和改革;如果是教育部门的发言人,应该知道中国教育的情况。”

  “第二,外知世界。如果不知道世界,你的尺度就难把握。很多事情不能轻易地称为中国第一,因为有可能其他地方还有更好的。所以具有较好的文化背景,才能把握好表达的尺度。”

  但尽管如此,当“两会”首场记者会临近时,赵启正还是坦言:“最怕记者问的事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也不能不回答啊,所以我会说,你的消息我没有获得,但是对这类问题,我们的立场是……。”赵启正说,做新闻官得有担当,“回答好了,是为国争光;但如果回答错了,就可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不过,这位“老新闻”肯定地说,“就算是压力再大,你要想到这是‘为国捐躯’啊!”

  二怕角色摆错了

  自一九八三年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开始启用大会新闻发言人以来,赵启正是第十位发言人。对他而言,这是全新的角色。

  “在政协回答问题比在国新办难”,赵启正说,国新办是代表政府发言,而政协不代表政府。“政协是一个政治协商机构,并没有制定和执行法律与政策的权力,但记者问的时候并不管这些。”

  中国政协常用“尽职而不越位、帮忙而不添乱”来自我定位,强调在履行职责中,摆好角色,发挥作用。而作为政协发言人,如何摆好这个角色,几乎是以往每位政协发言人必须面对的难题。

  “比如记者问,您认为中国的统计数字真实吗?我不能不回答呀!我的回答会是,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统计数字是有法律依据的,但是如果你认为我们的统计还有待改进,我们会改的。”

  不过赵启正也表示,就这一句“我们会改的”,其中的界限也不好掌握。

  三怕关键词汇难翻译

  “对外解释中国政协,其实就是中国问题的国际表达”,而最难表达的,则是外国没有的事情。赵启正说,“比如政协,大多数国家没有政治协商会议,也就没有一个和政协对应的机构,因此我们要向外国记者解释中国的政协是什么。”

  赵启正说:“我们有太多的关键词不好翻译,因为这些词产生在中国,解释权在中国,翻译权严格讲也在中国,但是我们翻译得并不是很清楚。”其中,“难翻译的是政治词汇,很多政治词汇都是中国创造的”。

  不过,这位“老新闻”做事很认真,为了力求准确,他都事先和翻译商量,打好腹稿。“如果一句话根本翻译不过去,我就不说了,比如馒头这个词,外国没有,翻译不了,我就不说我爱吃馒头了,我可以改说我很爱吃中国饭”。

  由于是第一次担任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此前作了大量准备工作,包括邀请境外媒体和港澳台记者参加的三场茶叙。

  “茶叙有没有热身的意思呢?有,但是我没跟他们这么说。”赵启正说,茶叙的目的就是为了了解境外媒体对中国哪些问题有兴趣、对哪些问题存在疑惑,了解他们想获得哪些方面的信息,从而更好地开展政协会议期间的新闻工作。“还有一点,我们说好了,茶叙不是发布会。”

  茶叙也出现小插曲。据参加茶叙的有关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将邀请台籍人士列席政协会议,但据中新社记者了解,本次全国政协大会并无邀请台籍人士列席会议的计划。(完)

 (本文已被浏览 1678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