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译公司
   
  关于我们
  翻译实力

 


 

 

 

 

 

 

 

 

 

 

 

 

 

 

 

 

 

 

首页 > 关于成都博雅翻译 > 行业新闻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18岁脑瘫男孩自学5门外语 将来想做翻译
2011年1月6日 成都译网-成都翻译网-成都翻译公司 浏览选项:   出处:
现读高三的他课余坚持学德语法语日语韩语英语,将来想做翻译

  如果您身边有类似执着、默默为社会为他人的人和事,请告诉我们。早报希望这个故事能温暖更多人。

  Email: ddh@wxjt.com.cn

  QQ: 800962288

  2011年1月1日,姚武斌同学参加成人仪式,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戴上“成人帽”。(如图)成人的意义是什么,姚武斌回答:“成人就是要有责任感,要比以前懂事,不要让妈妈太担心。”

上午7点送儿子去学校,9点去学校协助他上厕所,中午12点,去学校协助儿子吃饭,下午2点去学校协助他上厕所,下午4点去学校接他回家——这样“一日五进学校”的日子,姚浩君已经过了10多年了。姚浩君儿子姚武斌,因为脑瘫,即使读高三,爸爸每天还是要去学校5趟照料。

  不过姚浩君很为这个儿子感到骄傲,因为他们这个脑瘫的孩子,虽然手脚不太健康灵活,却有着超出常人的毅力,已经自学了德语、法语、日语、韩语和英语,将来还想读大学做翻译

  这孩子不傻

  小时候听到故事,眼睛就“骨碌碌”转

  昨天,上海的冬天,湿冷异常。

  妈妈武玉贞推着姚武斌回到只有13平方米大的家,爸爸姚浩君已经准备好热水,儿子有点红肿的脚放进水盆的时候,武玉贞的手立即捂上儿子的脚——脚心冰凉。

  生下来3个月,其他孩子满地爬的时候,姚武斌却还是只能躺着。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脑瘫(自受孕开始至婴儿期非进行性脑损伤和发育缺陷所致的综合征,主要表现为运动障碍及姿势异常)。年轻的姚浩君和武玉贞坚决不信,带着儿子走遍上海的大医院,两个月后,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说实话,那时候我们也以为,脑瘫就是什么都不会的孩子。但在家里,只要我们给斌斌讲故事,他的眼睛就“骨碌碌”地看着我们。一旦我们连续讲同一个故事,他就听也不要听,只管自己玩了。”说起这些,武玉贞说,那时候她和丈夫就知道:这孩子一定不傻!

  日子在武玉贞和姚浩君的坚持中一天天溜走。转眼,姚武斌已经18岁了。小时候,人小,扶着他,可以慢慢挪到学校,后来大了,爸妈就省吃俭用给姚武斌弄来了轮椅。

  这么多年来,爸爸姚浩君一直晚上在工厂上夜班,白天雷打不动“一天跑5趟学校”的日子——早上送儿子上学,第二堂课后带儿子去卫生间,中午张罗儿子吃饭,下午再去一趟带儿子去卫生间,放学接儿子回家。

这孩子不简单

  听磁带,跟着读,硬是啃下5门外语

  除了上学路的艰辛,姚武斌的身体状态注定了他求学路更艰辛。

  开始是怕别人欺负,一直不怎么和人接触。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从幼儿园到小学,妈妈武玉贞跑过好多学校,多次碰壁后,姚武斌8岁那年才被卢湾区第二中心小学接收,在二年级随班就读。2008年,16岁时考进了长乐霍尔姆斯职业学校。

  现在,姚武斌就读于长乐霍尔姆斯职业学校的高三,2011年1月1日,姚武斌和来自全市18个区县的1000多名高三学生一起戴上成人帽,行了成人礼。

  那天,姚武斌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和其他孩子“混”在一起,乍看上去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只是在你和他聊天时才会发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有点与众不同,喜欢边说边比画。“可能是借这样的方式强调他有双健全的手吧。”指导老师揣测说。

  “成人礼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姚武斌一字一句地说,“成人就是要有责任感,要比以前懂事,不要让妈妈太担心。”说话时,姚武斌很认真地直视着记者的眼睛,双手不停比画着“八”字(大概是指18岁吧,记者猜想),姚武斌说完了又把视线移到手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姚武斌还掰着手指告诉记者,自己还自学日语德语、韩语、法语、英语,日语和英语都过了三级。

  事实上,2007年由中国日报社21世纪英文报上海分部主办的第六届“21世纪·学乐杯”全国中学生英语演讲比赛上海地区决赛,姚武斌还荣获初中年级二等奖,当时和他一起拿奖的,全部都是世界外国语学校、东格致中学、上海复兴初级中学的“强将”。

  姚武斌说自己自学外语实在没什么诀窍,就是——看书,听磁带,跟着磁带复读,日复一日,姚武斌乐此不疲。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对外语感兴趣的,姚武斌自己也说不上来具体的时间,大概是小学时大家学就跟着学了。

孩子有点烦

  黏着妈妈说学校的事,常蹦出几句英语

  “可能是运动不方便的原因吧,斌斌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语言学习上。”妈妈武玉贞笑着告诉记者。对于儿子说话喜欢比画的习惯,武玉贞的理解是“那是他的潜意识很希望得到别人认同,他和别的孩子一样健康。”

  武玉贞说,儿子斌斌很善良,小学的时候,他获得过全市的“自强十佳少年”,印度洋海啸那年,他还让妈妈代他捐了50元钱;武玉贞说,儿子斌斌很乐观,“因为手脚不方便,有时候他也会碰到异样的眼光,有说难听话的,他就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不过,现在在长乐霍尔姆斯职业学校,姚武斌是名人,班主任王伟说,姚武斌特别“要”学习。因为爱笑,同学也都很喜欢他,平时很多同学都自愿帮助小姚,上下楼梯帮忙推轮椅,下课送他去上厕所。

  而在家里,斌斌简直是话痨,常常“黏”着妈妈武玉贞说学校的事,说自己怎么学英语的,有时候还蹦两句出来。“听嘛听不懂,烦死他了。”

  一句“烦死了”,流露出妈妈的艰辛后的自我安慰。

  因为爸爸姚浩君去年5月突然中风,卧床不起,现在虽然好点了,在家呆着话还是很少,这个有点话痨的儿子便是她唯一的依靠。武玉贞目前还在街道残联做助残员,回家后还要照顾两个男人,不过有儿子聊天打趣,再辛苦的日子还是扛得过去的。

  当然在爸爸病倒后,妈妈就骑上电动车接过“每天跑5趟学校的班”,风风雨雨带着她的宝贝儿子上学放学,一天又一天……

 (本文已被浏览 1246 次)